您现在的位置是:必威体育APP > 安徽新闻 >

聚焦小微 车宁:金融科技助力小微企业抗疫渡难

2020-04-02 05:59安徽新闻 人已围观

简介中飞股份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不仅打乱了正在转型中的宏观经济,更使广大小微企业的经营雪上加霜。从宏观角度看,一方面疫情使得企业正常生产经营活动停摆,生产要素流通受阻,另一方...

  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不仅打乱了正在转型中的宏观经济,更使广大小微企业的经营雪上加霜。从宏观角度看,一方面疫情使得企业正常生产经营活动停摆,生产要素流通受阻,另一方面疫情更直接冲击了餐饮、出行、电影、娱乐等服务业及以湖北为供应链重要节点的制造业,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从微观角度看,大量企业尤其是原本抗压能力就偏弱的小微企业遭到供需“两端冲击”,资金链处于断裂边缘,面临生死考验,考虑到这些企业还承担着我国3亿左右的就业岗位,其危机大概率向员工传导,因此影响更为严峻。

  在此形势下,作为普惠金融开路者的金融科技被寄予厚望。一时间,“重点发挥金融科技作用”成为高频词汇,不断出现在国家政策、企业宣传乃至公众舆论中。诚然,无论是从过往经验还是作用机制,金融科技的确在服务小微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极大提升了金融服务的触达性,有效填补了传统金融包容性上的空白。然而具体到“抗疫”这个特殊场景,金融科技能否以及如何胜任社会期待还需冷静探究。

  泰山不拒细壤,故能成其高;江河不择细流,故能成其深。山河如此,经济亦然,特别是在我国,小微企业是国民经济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国家统计局 提供的相关信息,从规模来看,小微企业占比在九成以上,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微型企业,如从事服务业及批发零售业的各种小店(多数为个体工商户或未登记注册的个体户),是疏通经济运行的毛细血管。从就业来看,小微企业可提供约3亿个就业岗位,即使是作为最小经营主体的个体户,平均也可提供2.37个就业岗位,是稳定城乡就业的真正主力。

  小微企业的作用还不仅表现在数字方面,就直接影响而言,正如李克强总理在2019年12月30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所指出的那样,发展“小店经济”和小微企业,“有利于拉动消费、城市建设投资和就业,一举多得”。就长远影响而言,就像改革开放40年所形成的结论,小微企业不仅孕育着中国经济生生不息的元气与韧性,还是历次颠覆式商业文明创新的起点和源头,是我们新时期转型发展的希望所在。

  然而不容忽视的是,由于规模、资金、管理及市场等内外部原因,小微企业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差。特别是此次新冠疫情及其带来的恐慌心理和防控措施使得原材料、劳动力等生产要素流通受阻,物流、生产、销售、回款等正常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干扰,消费陷于低迷,企业停工减产。其中尤以餐饮、酒店、旅游、电影、娱乐、交通运输等(线下)服务业及实体零售业小微企业受影响最大。根据恒大研究院数据,相比2019年同期,零售及餐饮业受损预计超过5000亿元,旅游业受损约为5000亿元,交通运输行业出行人次减少约七成,仅此就造成直接经济损失逾1万亿元,相当于2019年第一季度GDP(21.8万亿元)的4.6%。

  宏观大势尚且如此,具体经营更是艰难。如前所述,新冠疫情爆发不到两个月,小微企业遭受供需两端冲击,资金链濒临破裂,面临存亡危机。网商银行调研数据显示,72.7%的小微企业表示受疫情影响很大,无法正常运营或被迫停工,20人以下的小微企业无法正常运营的比例又比300人以上的企业高出约23个百分点。

  总结起来,目前小微企业面临的困难主要包括:其一,收入中断带来的流动性紧张,之前出于控制成本等因素考虑,小微企业大多依靠自有资金维持流动性,且流动性准备多在三个月以内,而收入中断将直接冲击企业运营;其二,由于假期延长、员工因隔离管制等原因无法返工以及企业主自己主动延迟复工等原因造成企业无法正常开工,由此带来了诸如租金、工资等成本损失;其三,由于上游原材料供应短缺、下游客户订单减少以及交通管制等原因,相当多的小微企业供应链事实上进入休眠状态,而之后重启甚至重新搭建供应链需要安排额外支出;其四,部分较为依赖线下消费的小微企业甚至因商业生态停摆带来的暂时性“休克”;最后,部分小微企业原本经营就存在困难,而疫情的发生更暴露和加剧了这些问题,导致其濒临倒闭。

  对于上述问题我们需要认识到,金融科技是金融功能实现的一种方法和路径,并没有在传统金融之外再创设新的服务内容,其核心作用无非更有效率、更低风险、更快更准地提供资金支持。因此,对于金融“输血”能够解决或缓解的如流动性、成本等问题,金融科技可以一展所长,但对于企业个体经营乃至产业链、生态圈方面需要“造血”的问题恐怕爱莫能助。

  自进入“互联网金融元年”(2013年)以来,以支付为起点,金融科技凭借其在服务个人长尾客户、小微企业等方面的出色表现,中飞股份不仅使业界为之侧目,也在世界范围内为中国金融赢得了鲜花和掌声,因此,当疫情冲击开始在小微企业身上显现时,社会各界普遍对其作用发挥充满期盼。总结历史,金融科技的成功之处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领域:

  技术领域。表面看来,互联网金融企业在创造性地使用大数据、云计算等信息技术成果的基础上,通过借鉴海外经验和本地经营探索,形成了一套有别于传统金融风控理论、方法和工具的以敏捷、精准、动态、全息为主要特征的风控体系。而更直接的,则是其利用信息技术工具挖掘乃至创造了客户需求,形成了客户体验的系统方法论。在其中起到急先锋作用的,则是其强悍的渠道建设,通过自建网站、APP,深入友邻生态,推进线上线下融合,较为完美地解决了服务的可触达难题,进而打造了自己独特的商业模式。

  商业领域。历史地看,我国传统国营金融体系是国外金融经验和国内财政实践的投射,缺乏与实体经济的内生连接。加之金融的优势本来就是跨时空调度资金,在专业分工的逻辑下也更倾向于自我运转。与此相反,金融科技在实体与金融的空隙中顽强生长起来,或是从电子商务、社交文娱的支付服务自然进化,或是本来就具有服务某个垂直领域的专业经验,或是脱胎于地下金融的长期耕耘,其天然就对市场更加敏感,并在与细分领域建立强联结的基础上构筑了相对于传统金融的比较优势。

  金融科技早先的巨大成功为其带来了巨大的克里斯马权威(Charisma)和品牌话语优势,以至于即使像商业银行这样的传统金融机构也莫不以此为荣,在各种经营行为的开展中纷纷采用金融科技手段和包装。具体到此次抗击新冠疫情的行动,包括传统金融机构和金融科技企业在内,以金融科技为旗帜而开展的金融抗疫、服务小微方面的举措主要包括:

  信贷支持方面。第一,安排不抽贷、不断贷、不压贷,比如网商银行针对其150万个湖北小店和抗击疫情一线万个医药小店作出了不抽贷、不断贷的承诺。第二,安排延期还款,提供无还本续贷,免除滞纳金、罚息等,比如,民生银行600016股吧)针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批发零售、住宿餐饮、物流运输、文化旅游等行业采取了类似措施,还进一步简化了相关流程。第三,下调小微企业利率,比如,上海银行针对疫情影响正常经营、遇到暂时困难的企业,将根据实际情况通过适当下调贷款利率、信贷重组、减免逾期利息等方式予以全力扶持。第四,设立专项基金,匹配定向贷款,比如,工商银行601398股吧)针对医药医疗器械、医疗机构等领域的紧急资金需求,拟定专项方案、主动予以对接,为其安排专项信贷额度、开通绿色审批通道。

  便民服务方面。一是引导消费者在电子渠道(主要为移动端)办理业务,比如,中国银行601988股吧)强化手机银行、网上银行、ATM自助设备等电子渠道服务,确保在疫情防控期间客户金融服务需求得到有效保障。二是加载疫情动态、寻医问诊等信息服务,比如,支付宝、微信支付等就提供专门的可视化疫情动态展示,并根据客户定制按时推送,部分银行甚至还展开了提供线上课程的有益尝试,在满足客户不同层次需求之余也聚拢了客户流量。

  其他产品方面。其一,减免相关金融服务费用,比如,浦发银行600000股吧)及时放开了小额支付系统业务限额,并将个人网银、个人掌银汇款手续费全部免除。其二,发挥集团优势,附赠如保险等金融产品,比如,农业银行601288股吧)通过旗下保险子公司——农银人寿向湖北全省疫情防控一线在岗医护人员(含外地支援人员)免费提供100万元人身意外险保险保障及每人每天300元住院津贴。

  然而,实事求是地说,以上林林总总的举措虽然都在努力与金融科技“沾边”,在强化金融产品触达性、适当性和普惠性的同时也提升了金融机构企业品牌及产品形象,但正确发挥金融科技的作用同样也应正视金融科技的局限:在客户关系上,金融科技在有效解决服务的触达性问题的同时,并没有完整实现服务的适当性,更有甚者还存在对其可触达的客户过度营销、过度服务的现象;在风险防控上,金融科技基于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的风控模式没有得到完整经济周期的检验,且作为这种模式运作基础的数据收集、存储、使用、转移等也面临诸多挑战;在业务合规上,金融科技在不少业务和场景的应用还缺少明确而具体的的法律规范、政策指引和行业标准,部分领域存在较大争议,在“强监管”环境下具有合规上的不确定性,其不当使用有可能使企业因此蒙受损失。

  不仅如此,具体到此次举措上,不难看出其或者仍是传统金融服务的范畴、或者只是对已经发生的用户行为习惯迁移趋势的强化,而金融科技眼前能说得上“从零到一”的变革主要展现在一些信息服务(如在线医疗、课程、办公等)的初级加载,而其基于数据、网络、算法方面的优势还没有真正显现。

  透过对实际情况的考察,我们发现金融科技在抗疫方面的作用发挥还受到一些约束。

  第一,由于我国经济规模、服务业占比乃至交通-通信网络发达程度都远高于2003年非典时期,且公共服务和社会治理能力相对落后于经济成长,因此金融机构和科技企业对疫情影响的评估普遍保守,举措安排也相对较“稳”。

  第二,部分金融机构由于目标客户(零售占比高)、资产结构(信用占比高)和管理水平等原因,信贷扩张能力有限,而科技公司背景的互联网银行也由于资本规模较小、融资成本较高、短期违约率攀升较快等影响而难以有效为陷入困顿的小微企业提供更多支持。

  第三,不同于线上化、数字化、标准化的消费信贷,小微企业贷款整体上仍无法摆脱线下作业环节,而疫情的发生使得客户拓展、尽调等工作受到阻碍。

  第四,之前出于合规、安全等方面考虑,监管对金融科技在某些场景的应用进行了约束乃至冻结,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金融科技潜能的发挥。

  需要指出的是,金融科技并非包治百病的“大力丸”,也非一用就灵的“紫金丹”,其在协助抗疫、辅助小微方面作用的发挥要有一系列的前置条件,需要各方主体在正视上述问题的基础上有的放矢、相互支持、积极作为。

  对于政府来说,一方面可以在依法合规的前提下有序开展税收、工商、海关等政务数据的共享,推动水、电、气、交通、通信等公共事业数据的开放,为金融科技作用的发挥提供“源头活水”;另一方面则可重新评估前期部分金融科技监管措施的时效性,在风险可控的基础上针对疫情期间小微企业需要开展试点。而从长远来看,有必要系统谋划“互联网+”、智慧城市的顶层设计,完善金融科技得以顺畅运行的基础设施。

  对于金融机构和科技企业来说,需要各展所长、共克时艰。在商业合作上,金融机构可以发挥自己在廉价、充沛、稳定资金获取方面的优势,携手科技企业一道为小微企业注入流动性,同时积极开展产品创新,沟通监管开展专项债券或资产证券化产品发行等尝试。科技企业之前在小微服务方面曾有深厚积累,比如蚂蚁金服基于著名的“310模式”服务了2200万小微企业和个体经营者,其中80%都是此前从未在银行获得过贷款的独家客户。如今这些科技企业则应一展自身在获客、场景、科技等方面的专业性,与银行合作编织生态场景,推动产业优化布局,为金融科技作用的发挥创造更多可能。

  在基础能力上,以此次疫情期间金融服务为起点,需要特别夯实数据驱动能力。数据驱动正在甚至已经成为包括商业银行在内各行各业最基本、最重要的能力之一,不仅关乎内部发展,也涉及对外合作。夯实数据驱动能力,首先要意识上重视,明确其巨大价值、商业前景和深刻逻辑,在此基础上将当下还停留于表层的讨论与实践引向深入,挖潜自身业务优势,持续开展数据建模和压力测试,同时精确挖掘客户差异化的风险状况和利率诉求,以与之相应的服务渠道去对接和获取,推动普惠金融业务营销、定价和风控体系的动态修正和迭代。

  对于小微企业来说,关键是积极拥抱变革,在结合自身实际情况的基础上有的放矢地开展数字化、网络化转型。金融科技作用的发挥主要从触达性、适当性、可持续性三方面展开,而其成败不仅取决于供给侧的金融机构,更取决于需求端的小微企业。上游“开闸放水”,下游能否“接住”,主要还看小微企业自身的“引流”能力。金融科技作为数字化、网络化色彩极强的现代工具,客观要求与其对接的企业也要有现代经营能力、融入现代经济体系。正所谓“自立者人恒立之,自助者天助之”,企业经营的得失成败、金融科技的作用发挥,主要也得看小微企业自己。

Tags: 中飞股份 

本栏推荐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1872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